96级中文周捷:心中有火,脚下有路

2019-10-23|校友记忆

心中有火,脚下有路

周捷校友

记者:刘艳秋

  

说明:对于周捷校友的采访,我一开始是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去的。因为校友毕业于中文系,职业上又是电视记者出身,作为一个仅仅在学校范围内进行过采访的我来说,很担心自己是否能够顺利进行采访。但最后我发现完全是自己想多了,准备在脑海里的稿子都没有用上。因为周捷校友很明白我需要了解的是什么。以及对于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周捷校友的原话,也让我真正充分的认识到了“出口成章”是怎样的一种能力。此次对周捷校友的采访,让我看到了一个从刚进校门的大学生一步步成长为东方电视台社会新闻记者、SMG最年轻的频道副总监、东方卫视中心副总编辑的人生轨迹。这一个个头衔体现的是周捷校友毕业19年来对传媒行业的热枕。

  

周捷校友96年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以上海市三好学生的殊荣从上海老城厢的一所普通高中毕业。提起自己进入传媒行业,周捷校友说这并不是简单的因缘际会,90年代是上海电视界、新闻界空前繁荣的黄金时期,青春年少的他最大兴趣爱好就是看电视新闻、看各类综艺节目,对每一个电视新闻记者、主持人,每一个新闻栏目,都达到了如数家珍的程度。这也无形中在他的内心产生了深深了映射。

高考成绩因为2分之差没有进入复旦新闻系,自己“憋着一股气”,怀揣着对新闻事业的热爱,在校期间积极在上海《青年报》和东方电视台新闻中心实习,最终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东方电视台记者。在他进入电视台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电视台招聘直到当年5月才开始,他最先收到的Offer来自浦发银行。作为一个没有财经背景的文科生,他和一批复旦财经系、金融系的毕业生一起面试,因为表现优异,被总行总经办优先录取。后来又被东方电视台录取后,他毫不犹豫地支付了违约金、放弃了浦发银行的Offer。工作几年后,周捷校友偶然从财经新闻中获知,浦发银行当年的平均年薪已经37万。而当时,电视记者的年收入还不到这个数的五分之一。

“即便我早知道浦发银行的收入这么高我还是会选择当一名电视记者。”周捷校友笑着说。“因为,热爱比收入更重要。”

提起复旦对自己的最大影响,周捷校友坦言是陈思和、骆玉明、樊树志、谢遐龄等名教授的“通识教育”。“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不是烫金大字,而是通过这些名师的言传身教,浸润了自己的心灵。大学里,周捷校友读过北大中文系主任陈平原教授的《千古文人侠客梦,周捷校友介绍说“这本书系统地梳理了从史记到唐传奇到明清白话文再到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作为一个文科生,既想仗剑走天涯,又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坚定了自己‘新闻报国’的理想。”一个侠客手上一定要有一把剑,这把“剑”在电视电视记者手中就是话筒。作为社会大船的瞭望员,新闻人可以推动社会进步、民智开启。毕业后,周捷校友在东视社会新闻部一呆就是五年,历任记者、责任编辑。

2005年,通过公开竞聘周捷校友成为当时SMG最年轻的频道总编室主任。34担任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副总监。为何要从新闻换跑道到综艺?周捷校友的解释是,希望用综艺娱乐甚至真人秀这些外在的手段来实现新闻梦想、传媒梦想。如果新闻这种形态和模式很难获得更大的话语空间和突破的话,其实在真人秀、在综艺领域也能获得同样的表达,也能够影响人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201210月,吉克隽逸与吴莫愁在首届《中国好声音》总决赛的舞台上牵手的画面,让他想到这一幕和自己以前看到的古埃及壁画很相似,并在微博上随手发了一张对比图,并配文看到吴莫愁与吉克隽逸在一起,我惊讶的发现,这一幕曾在某本古埃及文明的图册中见过。这一牵手,已有千年。,顷刻间这条微博就引起了五万多网友的转发和评论。从事电视工作,需要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吸收新知识新养料,周捷校友如是说。五年来,周捷校友还担任《极限挑战》《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花样姐姐》等家喻户晓的现象级节目的宣传总监、策划人。

对于现在5G时代的变革,电视综艺如何融合与创新周捷校友提出了 “TALENT”心法。第一个是T,代表着Technology5G+4K+AI的应用是技术的革新,5G的诞生会为节目制作质量带来一定的优势。第二个是A,代表着Active,电视节目要保持高质量,就需要能刺团队活力的体制机制。第三个是L,代表着Location,就是要明确自己的定位,明确一个传播平台自身的属性特质。第四个是E,代表着Entertainment,电视娱乐要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娱乐,是一种新闻立台情怀的真实娱乐。第五个是N,代表着Net,要进行媒体融合,线上对接网络时,线下也要加强社群的运营,形成自己的粉丝团,也就是要建立一批自己的忠诚用户。最后一个是T,代表着Test,传统媒体要敢于创新,敢于尝试,开辟出自己的一条新路。

采访中,我对周捷校友印象最深的一段话是“心中有火,脚下有路。”他建议我们这些还在象牙塔的学生心中有火,就是自己心中要怀揣着目标,胸怀梦想。脚下有路就是知行合一要在自己向往的领域里不断深耕,要将情怀外化在某种产品、作品里,在这个时代能够留下来,也算是自己对我们所在的时代的一个交代。也许有一天,当后人回溯,会说21世纪初期,中国出现了一个空前繁荣的视频影像的创作周期。我们都是创作者、贡献者。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