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福初:人生四则 上、止、正、王

2015-07-06|校友记忆
_MG_5081尊敬的诸位师长,亲爱的各位学友,下午好!首先请允许我向复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表示热烈的祝贺。上周末,校领导提议让我作为校友代表在今天的毕业典礼上发言,时间如此紧,责任如此大,令我诚惶诚恐。从心底来说,我愿意回到母校,回到我人生奋斗的起点,梦想点燃的地方,与学友一起分享我天命之年的点滴人生感悟,但只怕匆忙上阵,有负众望,所以反复推托,无奈校领导“非常任性,拒不收回成命”,我作为复旦的学子,最后只好恭敬从命。1962年,我出生于湖南一个乡村。童年时家境窘迫,为了生计不得不去邻乡讨饭时的无地自容让我至今记忆犹新。1978年,我16岁,考上复旦大学,当时穿着一身化肥袋染黑的衣服,站在上海的高楼大厦前,那种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时不时吞噬着我的内心。在随后的日子里,自己潜心学习,17岁提出发育因子假说,20岁携笔从戎,23岁研究生毕业。那时候,大学生就是天之骄子,更何况研究生,因此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有一种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气概。人在得意时最容易忘形,25岁在临出国的前夕,因违反纪律条例被通报处分。这次处分让我的人生低潮持续了一年多,出国机会被取消,学术上被打入冷宫,我为自己的年少轻狂付出了代价。但今天回想起来,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挫折,让我可以真正静下心来,认真反思自己,明白了什么叫做有所为、有所不为,从而能够厚积薄发,在39岁时当选中科院院士,是1957年以来,中国大陆最年轻的院士。不过这个记录在2003年被复旦的另外一位毕业生张亚平先生打破记录,他38岁当选中科院院士。刚才同学们说了,我爱复旦,我作为三十多年的毕业生,我非常想说“我爱复旦”。我一生的幸运起步于复旦,这里赋予了我智慧的源泉。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秘密,14这个数字在华语世界一直不受欢迎,但不巧,它就是我的所谓幸运数,我的杰青、973项目、院士、国际计划评审时,当时因为年轻,无论是房间号、评审的序号、论证日期,碰上14号,别人挑完以后不要的就都塞给我,结果我都顺利通过。多少年来,我一直不解其由,这次我在准备演讲时才发现,“复旦”二字的笔画,正是14。原来复旦在冥冥之中一直在佑护着他的学子。1978年,生物系主任王鸣岐先生招我入校;2004年,王生洪校长聘我为生物医学研究院首任院长。两位先生均姓王,不难见,王者开启了我在复旦的两段人生。下面,我就这个王字来做一个拆字游戏:这是一个“王”字,王字折腰为正,正字,埋首为止;止时,否定为上,那么我们现在把它反过来,上到何处?上到止处。止到何处?止到正处。正到何处?正到王处。接下来,我想今天的这个演讲就围绕着这四个字,“上、止、正、王”来进行人生的讨论。依我之浅见,它们分别代表了人生的起点、拐点、支点和顶点,从而构成人生四则。 一、 上,即向上。 上的本义是高处,作动词讲时指从低到高。上字,下面的长横代表着地平线,也就是我们人生的起点,这是我们不能自己决定的。但从字形和寓意看,“上”,表示一个人在大地上的直线的行走和纵向越升。虽然人之初的人们彼此间差别不大,但通过个人努力,结局将出现千差万别。《易经》开篇就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行,是宇宙万物之本;越,是人类万众之魂。由行、越立体构成的上,无疑是人生奋斗的起点,是人生奋斗的根。上之基为行。行,源自万物本能,成就万类世界。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座的各位学友,二十年寒窗苦读,理论根基扎实,但要切记:知识是宝库,当开启这个宝库的钥匙是实践,是践行。知易行难,古今亦然;但行者历来无畏,惟有行者方能无疆。上之本为越。越,也是行,但严格说来是飞行。超越,是生物界从物质世界出类拔萃、人类从生命世界出神入化的原动力。人生进入四种境界,必须实现四种超越:即超越自然,进入生存境界;超越生存,进入功利境界;超越自我,进入道德境界;超越人类,进入天人合一境界。生命是一条长长的打着结的绳子,每一个结都是人生的刻度,丈量着你人生行与越的宽广和深厚。思考者常见,惟有行者到;丰碑自无语,行定胜于言。003.jpg二、止,知止。止,本义为脚趾的趾,引申出到、至,止息、控制。古言道:小智惟谋,大智知止;过犹不及,知止不败。千万不要小瞧一个止字,它关乎每一个人的胜败荣辱,也决定了其平凡还是伟大、辉煌还是黯淡、落寞还是荣光,甚至对于一个赌徒来说,一个止字决定了一夜暴富还是倾家荡产。止之奥妙,存乎一心,止与不止之间,是一道成功和失败的分水岭,也是成大事者与平庸者的分界线。因此,止,是人生的拐点,我们从校园走向社会,一定要清楚地知道什么能为,什么不能为,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既要守住人生的底线,道德的底线,更要守住法律的红线。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多少梦想,都会化作乌有。《大学》开篇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定,归于一。“神谟自坚定,豺虎莫恫疑”。气沉神安历来是思远、行长者的定心盘,因而有“一心定而王天下”。我们正处于一个大破大立、湍险流急的崭新时代,这个时代既孕育新物,又泥石俱下,导致社会上物欲横流、伦纲不张。学友们即将奔赴四方,临行时我作为年长者推荐三定:一是神定,神思聚则力量巨,神定之重在止贪念、控妄欲;二是身定,足定坚则体如磐,身定之要在咬定青山、水滴石穿;三是行定,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定军山者定天下。 三、正,守正正,本义为征,指行军征战,讨伐不义,引申出中正、公允,最高标准、根本依据。古言道:天地,为形神之正;圣人,为德之正;法令,为四时之正。正,是天地万物的准则,天地以正立,正立天地心。同理,人以正气立,事行正道远。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而“正”,就是人生的支点。第一个是正气,人之生,气之聚。中国文化中,正心是格物致知到修齐治平,由物及人、由己及人的转折与核心,而正心本质是养浩然正气。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汉字中,凡是上下各有一横的,上面一横叫顶天,下面一横叫立地,正字就是如此,这就叫顶天立地、堂堂正正。岳飞精忠报国,荆轲刺秦金诺;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浩然正气滋养我九州大地,划破我中华长空!二是讲正道,正者,事之根。天下有道,道之本为空,空之动为时;空动生时,时动生机,机动生形,形生万物,这就是人间正道。从而自古就有:正道不殆,可后可始。乃可小夫,乃可国家。小夫德之以成,国家德之以宁。小国德之以守其野,大国德之以并兼天下。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可见,道济天下,惟有正道。正道就是天下为公,天下为民,天下归心。 最后一个字王,就是外王 。董仲舒说:古时造文,三横连其中,称之王。三横,分别代表天、地、人,而贯通者就是王者。因此,王,除起初特指九五之尊的国主帝王,常泛指雄霸一域,地域或领域的一族一类首领。包括我们刚才的姚先生,他在微创上,就是这个领域的王。以及各行各业中的领袖群伦者。史往今来,无王者,则无王业;无王业,则无历史。“王”,无疑是人生与时代的顶点。围绕“王”再说两点,一是王者。“内圣外王”,是两千年来中国智者一直的梦想。《庄子·天下》对此作了高度概括:“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备于天地之美,称神明之容”。各行各业中,王者的神明,均在于立天地公心。王者无敌,只因其无一己之私而胸怀天下,所以使追随者众往,而得天下之群体。王者一统,正是其登高望远、独断乾坤,因此一呼天下应,开元集大成。“五德生王者,千龄启圣人”。人要成人物,惟有持之以恒。最后再讲一点“王业”。事,只有做久了,才能成为事业。只有成就王者的事业,才能叫王业。王业有如北斗,照亮历史长空。历史一再表明,每个不曾起舞的年代,都是对时代的辜负!而只有王业才是时代的舞者、时代的台柱。各行各业、任何时代,王业都是历史的绝响,时代的强音,未来的先声。每个时代,都有其自己的王业。当今世界,人类在相继凭借“物之力”完成农业革命、竭尽“能之力”实施工业革命后,正志力于解放宇宙间最神奇、最微妙、惊天地、泣鬼神的“智之力”,以发动人类文明史上再造乾坤、登峰造极、汇集大成的智业革命!人类的前程又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中华文明,开智、明慧5000余年,独立于人类历史;中华民族,十四万万之众,自强不息、足及全球,特行于当今世界。日出东方,王者归来,可期新的时代,我们一定能成就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业!下面我最后归纳一下发言。我们一起讨论了四个字:上、止、正、王。王者,折腰为正;正者,埋首为止;止时,否定为上。反过来,向上,上到何处?上到止处。知止,止到何处?止到正处。守正,正到何处?正到王处。它们分别代表了人生的起点、拐点、支点和顶点,从而构成了人生四大原则,以这四字和四个原则与学友们共勉。发言完毕,谢谢!摄影:张亮宇 姚旭 贺福初,复旦大学82届生物系校友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注:以上为贺福初院士在2015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