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迪颐:初识校友沙姨

2015-09-06|校友记忆
沙漠老人今年九十周岁,生肖属牛,年长我一轮,我们互称“沙姨”“小周”,彼此都以为贴切。沙姨是戏剧舞台艺术家,中学时代即涉足上海话剧舞台,并显露了出色的艺术天赋。1942年沙姨赴重庆入复旦大学就读,抗战胜利后开始演艺生涯。1946-1948两年多时间,成功主演了《秋》、《家》、《茶花女》、《乱世佳人》等八部中外名剧,演出获得极大成功,成就了个人一生的短暂辉煌。1949年,沙姨拒绝随家人移居台湾,决心留在大陆效命新中国。但事与愿违,此后三十年,历经坎坷磨难,“反右”时被打成右派,受尽屈辱;十年浩劫更遭毒打,满口牙被打坏,直至人被打昏(现在满口全是假牙)。三十年,不仅艺术生命遭到扼杀,而且精神和肉体都倍受摧残,这是当初万万没有料到的。政治的创伤尚未愈合,又遭逢了中年丧夫、晚年丧子的人生大不幸,沙姨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致命打击,显示了令人崇敬的坚强品性。上世纪八十年代,沙姨几次赴美探亲,完全可以留在美国与亲人团聚,但沙姨还是回归祖国,表明依然爱国,无怨无悔。对所有迫害过自己的人,概不记恨。宽宏大量,令人敬佩。沙姨75岁开始写作,2010年即85岁时,《我心深处》一书出版。这是一本近30万言的情辞优美的散文集,是一本用血和泪写成的记录众多亲人、友人生平的回忆录。此书受到专家的高度赞许和读者的一致好评。沙姨80岁学会用电脑写作,如今每天上网阅读、写作、下载、交流,经常工作到深夜一两点钟,《炎黄春秋》等刊物常有沙姨文章发表。沙姨生活充实且富有诗意,每星期要参加5次舞会,有时还亲下厨房烹调拿手好菜,赠送朋友分享。沙姨乐观的生活态度,坚强的生活毅力,营造了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艺术境界,使所有认识沙姨的人都受到感染和激励。沙姨思维敏捷,记忆力尤其惊人,几十年前的话剧《雷雨》中繁漪的台词,仍能大段背诵,而且声情并茂,背诵如流。不仅过去的台词还能记得,就是现在阅读的文章也能很快记牢。水稻专家袁隆平有一篇纪念母亲的抒情长文,沙姨阅读三遍,就能只字不差背诵。这种记性即使年轻人也少有。沙姨鹤发童颜,耳聪目明,气质高贵,一派大家风范,完全不像人世间饱经沧桑形容憔悴的老奶奶,而是舞台上端庄典雅容光焕发的贵夫人。沙姨多才多艺也多灾多难,多灾多难也多姿多彩。沙姨的许多故事都堪称奇迹。我与沙姨交往还不到半年,所写仅为“初识”,上述短文,也是祝寿一诗的背景说明。另外还有一点注释需要单列:*青岛还曾有过一位1942年重庆复旦毕业的校友戴铸学长,惜已于前年去世。戴铸学长于95岁时,即去世前一年,将珍藏七十多年、冒着罪加一等的风险保存下来的一份复旦毕业证书,献给了母校档案室,希望能对那段战乱岁月的复旦校史起点补充作用。此情感人至深,特于此插叙一笔,以表纪念。2015年初春 

为校友沙姨祝寿

周迪颐

2015年元月30日,参与祝贺沙姨九十大寿有感。

沙姨是复旦校友,我引以为荣,沙姨笑称“只在复旦打了个滚”,校友还不够正宗。 你见证了抗日烽火中复旦西迁重庆,那个年代的校友如今已寥若晨星,*不必过谦,休言“打滚”,进了复旦门,就是复旦人。 早年,你是山城戏剧舞台的耀眼明星,晚年,你进军文坛,才华横溢,一举成名,几十年坎坷磨难,你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你是天才,你是全才,你是奇迹。 你的书,是最真诚的生命记忆,是这个民族不该忘记的历史;你的书,是半个世纪中国文人命运的缩影,是这个国家不该忘记的教训。 你情感真、心地善、文笔美,形象更美,光彩照人,你是真、善、美的化身,你是上帝派往人间的使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