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级新闻学院滕芙勤:改变不了大世界,就改变小世界

2021-01-08|校友记忆


 06级新闻学院滕芙勤:改变不了大世界,就改变小世界

/张欣、任旭丽、沈小芳、张云亚


初入象牙塔:滕芙勤与她的理想国度

高二时,滕芙勤决定成为一名记者。这一决定缘于一本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中国农民调查》。这本书由安徽作家陈桂棣、春桃夫妇执笔、被《南方周末》称为“让新闻从业者汗颜”的作品,毫不回避当时高层官员在农村问题上的功过得失,对三农问题做出了最深入、最真实的发言。二人于书中所展现的人文关怀、理想主义和对底层民众深切的爱,深深感染了滕芙勤,也启发她成为这样一名理想主义的践行者。

2006年,滕芙勤入学复旦广播电视新闻系,进入这个她称之为“理想主义神圣之地”的知识殿堂。

入学第一年,滕芙勤并未直面新闻。彼时,正是复旦大学正式推行通识教育的第二年,为弥补大学中专业化倾向所带来的问题,培养具有人文情怀、科学精神、国际视野、专业素养的人才,学生需要在大一时候修读跨专业课程。与此同时,书院制度也初见端倪,在由不同专业组成的书院中,滕芙勤结识了很多其他院系的同学,有些至今仍然保持着联系。她回忆,当时的住宿、班会以及其他班级活动全部是和其他院系的同学结伴相携的,这令她获益良多。

大二时,滕芙勤回到了新闻学院,和她想象的一般,这是一片充满理想主义的土地。她回忆,广告系的顾铮老师是个敢讲真话的人,观点总是非常犀利,才华横溢,而且时不时总会蹦出一两句上海话来,和她印象中的大学老学究完全不同。除了学院开设的专业课程之外,滕芙勤还选修了其他专业的课程,那时哲学王子王德峰老师的课总是一座难求,她就坐在最后一排,看老师叼着烟、捧一杯茶聊哲学,那些枯燥的学问经过他的讲述往往变得妙趣横生。

在校期间,满怀新闻理想滕芙勤抓住并珍惜每一次实践历练的机会,参与校园媒体《风景线》采编工作,还在厦门的海峡导报和上海的周末画报财富版实习。毕业后,她仍坚持初心,经章平老师推荐顺利进入上海《新闻晚报》实习,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获得留用机会。

人生多歧路:转业与抉择

《新闻晚报》的工作经历,对滕芙勤而言,意味着以一种“局内人”的方式来践行自己的新闻理想的。随着工作的深入,她愈发意识到,仅仅利用在校所学知识还远远不够。刚入职时,她就遇到了不小的挑战,当时自实习期就指导她的老师工作有所调动,而作为记者独立出访,她却缺少采访过程中非常关键的“条线”基础——即囊括重要采访对象的联系方式的名单。在工作初期,滕芙勤时常因如何接联系访对象并获取一手资料而烦恼,章平老师和陆晔老师给了她很多宽慰和建议。当时尽管迷茫,滕芙勤却丝毫没有畏难和止步,经过半年的努力,她最终建立起了自己的“条线”,按照行业、社会角色等标准整理出不同的联系人名单;与此同时,她也一直在新闻选题方面摸索方法,并逐渐积累起自己经验。

20131231日,上报集团成立,保留了《新民晚报》,而《新闻晚报》被关闭。在《新闻晚报》工作了近四年的滕芙勤迎来了人生中一次意义非凡的职业选择。是继续留在媒体行业还是选择转业呢?当时虽然跑商业条线 但她从小对教育也非常感兴趣,也希望自己的人生有更多可能性,所以在朋友的建议下最终选择英孚教育。在对于时效性的理解上,教育行业与媒体有着不同的标准。做记者需要为选题和写稿操心,而来到英孚,虽不用担心漏稿,但却要面临工作考核目标的挑战。如何通过新媒体获取信息量以及工作人员的配合以提升新生报名率?通过哪些渠道来提升品牌的影响力?进入英孚后,滕芙勤接触到了与传统媒体迥异的工作环境,这也意味着她需要学习更多新的知识和技能以更好地适应这一岗位。

20187月,公司内部人事变动,来自其他team的组员被并入滕芙勤管理的团队中,因此,她不得不直面一个重大的工作难题:如何管理新组团队。一方面是来自外部的激烈市场竞争压力,另一边是来自内部的团队管理压力,滕芙勤不得不面临工作目标和团队管理两支压力源的考验,而这段经历恰恰成为她职业技能和心灵成长的重要动力。

滕芙勤笑称,现在的自己不但避开了“三十岁即开启养老生活模式的坎,同时也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兴趣点,坚持锻炼身体。她认为,只有先让自己接受新的东西,慢慢让自己有所变化,才能帮助到他人,“遇到困难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会做成,没有什么好怕的,不能杀死你的终将使你变强大”。

红色传承,初心不改

谈及入党的动机时,滕芙勤将时间轴拉回到了十几年前。在高中时,她就萌发了入党的念头,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大学时终于正式入党。谈及为何入党,滕芙勤表示,“入党其实是受家庭影响”。她出生在红色家庭,爷爷和父亲都是老党员。爷爷是一名抗战老兵,在战争中炸伤了耳朵;父亲也是一位老兵,在分房子的时候将房子让给了更需要的人,父辈们的经历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就觉得党是一定要入的

作为一名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滕芙勤表示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建党一百周年充满期待,坦言道2020年是充满波折的一年,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我们还是顺利完成了脱贫任务,但还是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即将到来的2021对党而言既是里程碑式的肯定的也是一种鞭策,而对党员而言,也需要思考如何实现自己的价值,从周围做起,温暖身边人。

滕芙勤认为在当下和平年代,红色基因的传承更重要的是要保持初心,不要迷失自我,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她坦言道,工作多年见过不少人进入社会后,逐渐迷失了自己,自己在30岁时,也有过些许迷茫,但最终渐渐找回了目标。现如今她正在进修生涯规划师,希望能帮助迷茫的人发掘自己的兴趣爱好。在忙碌工作之余,滕芙勤还参与了云南的支教活动和关爱听障儿童活动,在看到有公益捐款的时候也总会伸出援手,改变不了大世界,能改变小世界吧” 滕芙勤笑道。

毕业多年,滕芙勤仍十分怀念学生时代存粹的校园生活,也希望学弟学妹们能珍惜复旦的校园生活,去弄清楚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也许渐渐的你会发现衡量人生的价值不在于收入的高低,而在与多大程度地改变这个世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