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级国关学院唐皇凤:心怀凌云志,砥砺前行

2021-01-12|校友记忆


心怀凌云志,砥砺前行

  供稿:2018级行政管理专业秦钰莹


唐皇凤,武汉大学教授、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党的建设专业博士生导师、青年长江学者(党的建设岗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00级行政管理专业研究生,2003级政治学理论博士生。2010年至次年9月,通过人才引进计划,挂职任随州市人民政府研究室副主任。2018年10月调入马克思主义学院从事党的建设专业的教学科研工作。


主要研究方向:执政党建设和国家治理、基层党建和社会治理。先后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推进全面从严治党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研究”、重点项目“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战略愿景与路径优化研究”和一般项目“城市新失业群体政治心态的实证研究”、以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等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


“持之以恒的奋斗”是唐皇凤对自己的总结,在乡镇基层当一个兢兢业业的干部,在复旦则做一名精进不休的学生,在武汉大学便是一位润物无声的教师和致知力行的学者。无论做出何种选择,甚或在从政与从教间徘徊再三,他始终乐于且勇于做出不同的尝试,并以同样的努力砥砺深耕,实现人生的突破。


一、凤兮凤兮 非梧不栖

哐当……哐当……

从长沙驶往上海的绿皮火车,满载着一厢又一厢的人儿,悠悠地在铁轨上摇晃,偶尔鸣一声尖利的汽笛,刺破车厢里滞静又闷热的空气,继而重又凝固,不紧不慢地将乘客的焦躁磨成麻木,恍惚着前行。


每次从湖南的家里出发,因逢着寒暑假的高峰,唐皇凤总要耐着性子站上十几个小时,在时速32公里的绿皮车厢里和陌生人比肩接踵,好不容易才到达上海,一如他坎坷的求学之路。


和我们的传统想象不同,唐皇凤并非一帆风顺地从本科一直念到硕博,选择复旦国务学院,是他谓之改变命运的决断。从湖南农业大学毕业后,像大多数同辈一样,他本来也应进入饲料行业,但机缘巧合之下唐皇凤反倒是被分配到乡镇工作。推行计划生育、征收农业税……恰逢基层官民矛盾最激烈的时期,乡镇干部的工作也不轻松。然而,连年的劳累工作并没有挫其锐气。五年的摸爬滚打,一方面为他日后开展政治学研究积攒下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另一方面也为他开阔了眼界。不甘于乡镇科员的职业前景,唐皇凤怀着改变命运的雄心和干劲,毅然另择它路。


“虽然当时几乎是零基础考研,但我给自己的定位,至少是要报一个保证是全国前五的大学,最好是全国前三的大学。”经过多番筛选,唐皇凤最终以复旦国务为目标,在半工半考的艰难条件下,统共考了三次,没有被考试失利挫败,反而越战越勇的他终于如愿以第三名的成绩进入复旦校园,乘着那辆摇摇晃晃的绿皮火车驶向另一种人生。


这段曲折的求学历程,让唐皇凤更加深刻地体悟到生活的涵义,在他的人生字典当中,生活的涵义即是奋斗,踔厉奋发,“通过奋斗,人是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的,人是可以改变自己的这种人生轨迹的”。


在复旦度过几年的时光,使唐皇凤发生了许多观念上的转变,卓越为公的国务精神也在他的内心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抛却了干部身份重新成为一个学生,他心无旁骛,很清楚自己当时的主要任务,只管全力以赴地去读好书,去做好学问。但在以往的生活经历中,唐皇凤对于老师的作用并不看得特别重要,而在硕博阶段,他却彻底改变了这种想法。


硕士时期,唐皇凤和当时的学习小组一起申报了两个社会实践项目,围绕这两个课题,他们去请教了复旦所有的年轻老师。包括时任辅导员的刘建军老师、林尚立老师和彭勃老师等,问道心切,他们甚至特意跑到老师家里请教。回首当年,刘老师开阔的学术视野,林老师高屋建瓴的指导,授业老师们的倾囊相授让他受益终身,得遇良师,何其幸哉。林尚立老师时任其导师此后,唐皇凤也从诸位良师身上继承了这种诲人不倦的护犊之心,在武汉大学尽心竭力地开展教学工作。


国务学人心怀鸿志,以成就复旦学派为己任,追求卓越,臻于至善。在卓越精神的感召下,天下为公的家国情怀也在唐皇凤的心中扎根生长,“对于国家命运,时代发展,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我们怀有很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绝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我们坚实的信仰。”或许他并没有成就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无论是在其传道授业的育人工作,还是在他钻之弥坚的学术研究,卓越为公的精神都贯穿始终。


二、固基修道,履方致远

从复旦毕业后,唐皇凤进入武汉大学任教。说起选择武汉大学的原因,也算得是一次机缘巧合。当时在做出选择的时候,用他的话来讲,哪个学校最先把所有手续办完,就证明他跟学校有缘。在这种机缘的牵引下,唐皇凤最终进入武汉大学,继续开始他又一次的“驾驭机遇”的历程。


进入武汉大学后,得益于当初打下的深厚学术基础,加之其持续的努力,唐皇凤在两年内评上副教授,五年内评上正教授,多次主持省级、国家级的社会科学基金一般和重点项目,在学术研究和职称晋升方面都可谓长风破浪,畅行无碍。


2018年,武汉大学在马克思主义学院新设党的建设专业,出于工作需要和自身研究兴趣使然,唐皇凤从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转入马克思主义学院,从事党的建设专业的教学和科研工作。长期以来,唐皇凤都在做地方政府和地方治理方面的研究工作。渐渐地,他不餍足于此,当下便决定给自己明确一个更具体的研究领域,聚焦于中国共产党,聚焦于党建研究,追求自己的学术发展脉络的延展和深化。


过去的政治学研究功底,在让唐皇凤拥有比较宽广的学术视野的同时,也让他感到运用西方的政党政治理论去理解中国共产党有其局限性。目前整体政治学理论的研究,受到西方政党政治理论的影响较大,对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学说则尚未予以足够的关注。来到马院做党建研究以后,他觉得相比起西方政治学,自己对于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研究尚浅。因此唐皇凤又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功夫再去研读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在钩深极奥的同时,他也希望能通过不断的探索,把这种普遍性的学说和中国共产党的研究更好地结合起来。


“中国共产党的这种独特的治国理政经验,能够去把它学理化、学术化。然后能够把共产党的一些富有生命力的,又反映了人类政治发展的一般规律的经验,进行提炼,让它能够更好的去造福于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在这方面我觉得可以去找到一些比较好的切入点。” 


当然在政治学的系统学术训练的基础上,再到马科学去做中共的政党政治,唐皇凤也认为这会更有优势。在研究方法、研究思路等方面,也会更有学术的感觉。现在唐皇凤及其团队特别关注基层党建和社会治理方面的工作,在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党建、商务楼宇的党建、民营企业的党建等方面的研究也展现出了更加开阔的学术视野,取得累累硕果。唐皇凤于2018年发表的《使命型政党: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能力建设的政治基础》、《新时代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理论依据与战略路径》等文章均受到良好赞誉,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或推荐或全文转载,唐皇凤也更是被列入2019年人大复印资料重要转载作者名单。


进入武汉大学任教或许只是一个偶然的契机,恰逢新设发展空间巨大的党建专业也可能是一个巧合的机缘,但正如唐皇凤所言,人生可能会有很多这种无意识的选择,关键是你要有捕捉机遇、驾驭机遇的能力。如何驾驭机遇?亦正如他反复强调,“人需要的是一辈子的努力,不是一时一地一刻的努力”。 


三、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

“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还会聚在一起玩游戏,林老师看上去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是吧?”每每回顾往事,唐皇凤总能不无风趣地清楚说出种种细节。林尚立教授是唐皇凤的博士生导师,唐皇凤还记得很清楚,林老师总会在每个学生毕业的时候抽出半天时间来和他们共度。毕业后,唐皇凤每年都会回来参加林老师的论文工作坊,原因无他,唐皇凤认为,同一个师门、同一个学院之间的传承,至少能让人在这世界上不那么孤单,也让个人的意义感更加充盈。


至今,唐皇凤仍然记得林老师激励了他一辈子的一句话,人最后要比拼的是内功,不要太在乎外在的东西,要不断地成长和完善自己。而当被问及对复旦的学弟学妹的建议时,唐皇凤则以自身走过的人生历程为注脚,衷言“不要害怕尝试,也不要拒绝选择”。


唐皇凤当过五年的基层公务员,还到随州市政府挂职过一年,也做了将近十五年的大学教师,他也曾面临过许多人生选择。唐皇凤直言,他在从政和从教之间也曾犹豫许久。对此,他没有选定一条路走到黑,而是首先去做不同的尝试,即“认识你自己”。不甘于一个乡镇科员的职业前景,他当即重新规划未来;抱负宏远,即便到武汉大学任教以后,他也到地方政府去挂职。辗转再三,他最终发现从教这份自由和纯粹或许更适合自己。而不同选择的尝试也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在洞察人性的深度中,培育出了学术的高度。


因此他建议,综合素质较强的同学或许更适合去做社会工作,而专注力高善于思考的同学也可以选择当一个学者,但无论如何,要做出更成熟的选择,更深刻地认识自己,是需要建立在比较的基础之上的,这需要以开放的心态,勇敢地做出改变的尝试。唐皇凤也坦言最近几年带学生的感受,“普遍的感觉是大家都比较焦虑。这种焦虑恰恰来自于你对社会的不了解。你的人生有很多的选择机会,只是你暂时还没有体会到,所以现在大家要做的,恰恰是把眼下的事情做好。”


最后,无论做出何种选择和尝试,唐皇凤都希望学弟学妹们终其一生,都做一个善良和正直的人。无论抱负宏大与否,都活出一个健康优雅而幸福的人生。




最新文章